彩票平台

加入收藏 |

青杏文学报2019年6月18日之精选稿件

作者: 时间:2019-06-18 点击数:

抱歉,擅自想你

那些在岁月长河里遗失的人再也不会有邂逅的机会了。

——题记

 我是一个不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人,比如我喜欢吃馒头,我就可能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甚至一个学期都吃馒头;比如我不喜欢花时间去认识新的朋友,不想去从无建立关系;比如我一直依赖于一个人,就只和这个人分享乐事或是苦恼。

 多年好友笑我是树懒体质,无意识迟钝。心思细腻却表现粗糙。

 记得有一次在开会时,手机振动,拿起看是一个陌生号码,随手挂断。开会后,看到收件箱里有一条新的短信,点开看,眼眶热浪袭来。是很平常的生日祝福,但是后面的那句话让我感到心酸。

 “看到后不要回复,借了别人的手机,你要开心。”

 我想,每个人都是喜欢被人惦念的感觉。那种故作坚强往往容易被小小的关心击碎。

 直到现在,那条短信依旧躺在我的收件箱中,遗憾没有接到那个电话,没能亲耳听见那句祝福与心意。

 还有去年认识的人,现在已经不再联系了。偶尔碰面都是疏离的微笑。

 其实有些事情我都还记得,就像发生在最近。我总是太愚钝,像是被关在了时间长河之外的玻璃罩中,感知不到河水的流动。也许在别人心中已经过了很久很久,我却一直以为我们的关系友好如初,恰似初识。

 认识一个男孩子,有着很阳光的笑,像夏天的清晨,凉风习习,舒畅无比。不记得是由于什么事情他有些苦闷,我很平常地发去消息“别不开心了,笑一个。”他却出乎我的意料,发来一段语音,点开听是十几秒的笑声,像是夏天的冰镇可乐。

 可能是最近苟且混乱,就很容易想起那些快乐的日子,那些温暖的人。

 回想那片缀满花朵的天花板,斑斓的颜色里是一个个渺小又本真的我们。

 初中时代的最后一年,我们每个人都格外珍惜那段日子。忘记了是谁提出了要装扮寝室的建议,于是如火如荼就开始准备起来。我们班分为二楼两个相邻寝室,我们宿舍在我的提议下折起了一朵朵纸花,用针线串联起来挂在天花板上,有些地方我们伸长了手也够不着。就借来了学校工具间的梯子,一个个小心翼翼扶着,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踩着楼梯的勇士挂上那一串串色彩斑斓的百合花。

 清凉的风从爬满藤叶的窗户吹来,一朵朵百合花像风铃摇摆,悠悠然摇进我们心里,叮咚作响。

 对于橘子橙子柚子的执念也从未消失半分,热爱到让我觉得,如果有一天我远离它们也就远离了自己。我只是随口说说想吃橘子,到手里提着那个季节所有品种的橘子时惊喜万分。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状态体现在一个个小小的细节中,一如橘子般清甜或是酸涩。

 一七年的夏天,有个人穿过长长的水泥马路来找我。

 天气闷热得很,我穿着条黑裙子。他满头大汗,因为公交车并不会经过我家,所以只能步行。水泥马路被太阳蒸在笼里,冒着热气,四处光亮。

 他大老远看见我便小跑着过来,小小的黑点变得越来越大、越来越近。递给我一个杯子,杯盖上长着株小草样的形状。他捧着杯子,让我拎着小草把杯盖打开。杯子里装着的是满满的糖果,透明的糖纸、七色的糖果,在阳光下都格外耀眼。还有那句“你笑起来就像好天气”。

 只是选择性记忆,我从来不想记住那些不愉快,在我的纪念册里从始至终都是关乎美好。有些她们不记得,有些我都记得。

 时间的轮回之境,从不会搁浅任何人,而那些遗失的人也再不会有邂逅的机会。在这珍贵的人间,手捧着一颗心,看看这黑夜里的尘埃纷扬起舞,落下一片辉煌。

17级学大(1)班 康瑶

625份纪念

     我是挂在这展柜间的一个影子。玻璃隔板将我与外界分离,许多年,我已经习惯了在玻璃罩里的生活;待在这寸大点的地方,苍白却又微妙。

 每一天我的身边都会走过形形色色的人,我已经习惯了隔着玻璃去观察他们,所以我并不是无事可做来打发这漫长的时光。我戏称自己是一个孤独而又不孤单的影子。我身处一家纪念馆,两百来平的地方放满了各式各类沾满回忆的物品。等到行人散去,纪念馆就如那雪白的墙一般清冷空荡。用来纪念的东西总归有点悲恸。

 来到这的人好像都不够快乐,他们一个个都垂头丧脸,眼神空洞。常常看着某样东西脸上露出一丝痛苦,有些人蹲在展柜间,捂着嘴巴,眼泪从眼睛里面跑了出来。控制不住的悲怆席卷着这家纪念馆。我隔着展柜看着这一切。

 这家纪念馆馆名为“遇见”,馆主在注释牌上对它的解释是:该来的,都在路上!馆主是个漂亮的女人。在这儿这么多年,每次她都是在傍晚的时候到来。久到我都忘了自己在这待了多少年,可这些大概都不重要了吧。

 冥冥中我和这座纪念馆好像被一根线牵扯着在这座城市中。这座城市很大,用来纪念的东西很多。我看着这家纪念馆的人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;放在展柜里的东西越来越多,堆砌的回忆越来越多,悲伤也越来越多了起来……

 我旁边的展柜放满了信笺,时间长了,信纸开始泛黄。身边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,可没人在意这些。这些痕迹反倒给他们添加了时光的味道,更显韵味了。我知道那是属于馆主的东西。因为我曾亲眼在一个傍晚看见她小心翼翼地将那些信笺放入里面。她的脸色苍白而又憔悴,在这之前她肯定哭了很久。

 到现在那一段回忆也该落满灰尘了,毕竟时隔那么多年。那些信笺早已发黄翻卷,落下一片清冷。

 记忆中的每年她都会在625日那一天准时光顾,来的很准时,在人群都散尽的时候。最初的她尽量将自己拾缀得清爽精神,脸上强撑着笑容,总归不是苦着一副脸的。可她一看到那些信笺就掩声啜泣,哭得像个孩子。那时候的我只觉得大概是看到这些触及到了自己的伤心事,有感而发而已。那段时间她常常一个人蹲在那个角落默默哭泣,最后狼狈离开,妆被哭花,衣服早已被那些泪水打湿弄皱。空荡荡的纪念馆的那个角落承受着那份悲伤,陪着她不知名地哭泣起来。

 每一年她定是要来坐坐,但她已经慢慢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再哭得那么狼狈,不再走的那么狼狈。时隔一年再见她时,她穿着精练,踩着双高跟鞋,化着精致的妆容来了。她在柜前沉默地站了良久,多次开口想说些什么,最后却只是轻声说了句:“我该走了。”便仓惶离开。这一年她没有哭,可眼底依然盛着被掩盖的悲伤。

 这次以后,就许久没有见过她了。后来再见她时,她的身旁挽着一名男子。这是她第一次带别人来这,那时候的她看起来温柔,明艳。她伸手掸去柜面的灰尘,凝望一会儿后,便盛起笑脸拉着那个男子走了。我知道,这次她是真的要离开了。她凝望的时候,眼中的落寞痛苦还是无法抑制。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我突然体会到了离别的悲怆,心底一阵抽搐。

 我轻瞥过去,展柜前铭牌上清晰明了地刻着“第625封信”。下面落着一句话——“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!”

17级学大(1)班 斋月

江南·影

江南水乡的影子,应是我日日夜夜思念的家。

 一春江水,一叶扁舟,是江南的姿态,更是水乡人的记忆。我生于江南一隅,在水乡的怀抱里生活了十余载,对水乡的柔情已经了如指掌,我迷恋水乡的温柔,水乡也哺育着我。

 相比塞北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豪放,江南更有着“一江烟水照青岚,两岸人家接画檐”的恬静。春耕时节,江南最多的要数阴雨天了。清晨,推开窗子,放眼望去,烟雾笼罩着整个小镇,江南虽没有塞北那样高耸的山脉,但小桥,流水,杨柳,人家在烟雨中足以构成一幅水墨画。这时我想做戴望舒笔下丁香一样的女子,撑着油纸伞,走过悠长的雨巷,感受青石路的风情,却不彷徨也不惆怅,只做一名有江南风韵的女子。

 小镇上的人家总是勤劳的,就算是雨天也毫不停歇。走在小巷子里,总能听见摇水井上下摆动的吱呀声,浑厚而又绵延,如同古老的歌谣,讲述着江南水乡一代又一代的传奇。水乡人摇着水井,当那一股股清流落到桶里时,也代表着忙碌的一天开始了。走过小巷,映入眼帘的就是宽阔的水田了。人们早早地就起了床,披着蓑衣,戴着斗笠,扛着农具,走向孕育生命的土地,做着一个长久的约定。

 雨停烟淡后,总归会是晴的。天晴的江南,褪去了烟雨中的青涩,它大胆地向我们展现着它的独特。乘一叶扁舟,来一场与水的邂逅,随着风望江畔渔火,邻水的瓦房冒着缕缕炊烟,岸边的杨柳垂下的枝头划过河面,相依相傍。小孩子们拿着糖人在镇上追来追去,最妙的是下河摸鱼捉虾呀,与同伴们嬉戏,你把水拍到我身上,我把水拍到你身上,嘻嘻哈哈。对于水乡人来说,那是童年的记忆,是无邪的快乐。

 夕阳是江南唯美的篇章,余晖映照在河面上,朵朵睡莲微微荡漾。那些俊男俊女们拿着相机记录着这最美的时刻,此刻若你转过眼光,朝水底看去,那夕阳山色的倒影更加美丽、漂亮。更能融入你的记忆中。夕阳落山后,在朦胧的月色下,人们的鼻鼾声在巷子里拉得悠长,弥漫着一份安详。

 春耕夏忙秋收冬储,年复一年,恬静的江南养育着淳朴的水乡人。这大抵就是江南水乡的影子,只是这些年啊,随着年龄的增长,做着自己的烦琐事,就把江南抛之于脑后了,水乡的影子在心里慢慢地淡化着。我想,现在再去捕捉江南的影子还来得及,毕竟江南水乡一直在我身旁。

 如果有来世,我还是愿意做一名江南女子,撑着油纸伞走过那悠长的雨巷,细细品味江南的古朴风情。

18级初教(9)班 黄雪梅

悲伤成河

唐的父亲在几年前就去世了。

 车祸?我不清楚。只依稀从他大伯口中得知:父亲死后,母亲不愿意承担抚养他的责任,失联了,找不到人。

 那天要统计监护人的身份信息,我在班群里加其母亲的微信打她的电话,都没有回应。就打给了他大伯,然后得知此事。他大伯说唐的奶奶可能不方便再在市里照顾他,过几天会把他转到乡下去。

 当晚十点半的时候唐的母亲竟然通过了我的微信!他大伯说她微信不回,电话不通。

 我上次问欧阳老师班上哪个同学最需要关注的时候,欧阳老师的回答是唐。

 上次语文作文的主题是《妈妈,我想对你说》。唐在作文里写道:妈妈,你是去打工了吗?那你为什么不带我和弟弟去呢?你走之后奶奶说了你很多坏话。妈妈,你什么时候回来呢?那天你买了好多吃的,可是你为什么不回来呢?

 幼弱的语句里夹杂了太多的悲哀,不甘愿也不相信母亲已经抛弃自己的事实。

 那天统计留守儿童中家庭特殊学生(包括父母离异、智力障碍、残疾等)。我让每个同学写张小纸条交给我,班上一些同学说:“就唐XX呗,就他没爸妈。”你无法想象这句话从一群十岁小孩嘴里说出来是多么的罪恶和残忍,无知的残忍。

 唐平时并不爱说话,同学下课早就飞奔出教室去玩,而他自己却安安静静地在教室里看书。我问他怎么不出去玩,他说他不爱去。

 唐小小的童年里承担了太多的不幸与悲哀。

 我只是一个平凡的老师,一个过客,一个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为他做什么的人。

 我只希望此后他不要误入歧途。因为没有人能拯救。

 我不知道他今后会不会释怀,我尝试联系他的母亲,只是消息发出后亦石沉大海。看着唐每日悲伤沉静的面容,悲伤成河,而我已然说不出话来。

14级初教(19)班 罗淋

晒太阳

他做了一个梦。

  梦里他在瓢泼大雨中奔跑,乌云一层一层地堆积在他的头上,轰隆作响的雷声仿佛在宣泄着什么,每一个轰鸣都很沉重,刺痛着他的神经。

  渐渐地,他在雨中放慢了步伐,只茫然地走着,说是茫然却也有着方向,那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光点,在雨中更是模糊不清,但它发散出的光芒却也明白地述说着:“我就在这呢。”是啊,在那呢,仿佛不远,可就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一样,靠近它的人越是渴望,越是希冀,它却只是幻象,不远不近地给你希望。

  雨终于在某一刻停止,他却像断了线的风筝,以趴着的姿势直直地跌落在地上,给人他再也不想站起来的感觉,仿佛他的魂魄已经被那场大雨带走。

  一缕缕阳光仁慈地洒在他身上,慢慢温暖着他被雨水浸湿的肉体,抚慰着他疲惫的心。在一片灰暗中,他缓缓地站起来,此时一个穿着夏装的小男孩从他的眼前跑过,他看过去,发现刚刚还灰蒙蒙的世界开始被“上色”,小小的花朵又变回原来的五彩缤纷,晶莹的雨珠嬉闹着和花瓣玩耍,小草是绿油油的,经历了一场大雨,是更加青翠的模样,一切都是如此梦幻。然后他看见了太阳,将光芒给予万物的太阳。他不喜欢太阳,因为夏天的太阳实在是太过炽烈了,那时的太阳仿佛拥有着无数的热情,只想将更多的光芒分享给万物,而他——万物中的一员,他只觉得太阳让他烦躁。可在这里——梦里的太阳却让他荒芜的内心长出一棵小芽,一棵名为坦然自若的绿芽。

  那个小男孩跑到了小溪那儿,光着脚在池塘里捉鱼,温暖的阳光照在小溪上,给温柔的小溪流镀上了一层碎金,可小溪流一点也不骄傲,她仍然为大家唱着清脆的歌谣,心里依然梦想着大海和远方。

  他看着小男孩,却发现自己看不清小男孩的脸,只听见他银铃般的笑声,然后又来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,小女孩扎着羊角辫,笑起来两只大眼睛像月牙儿一样,十分好看,小男孩看着小女孩笑也会一起笑着。

  他愣愣地看着小女孩,记忆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,他有一个笑起来十分好看的邻家小妹妹,当时的他还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,可不知为什么在那个小妹妹面前他就皮不起来了,那个小妹妹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她会跟在他身后喊他:“亮亮哥哥。”

  “亮亮哥哥,我们回去吧。”小女孩喊着,小男孩应了一声,在小溪里快速而认真地洗了一下手才上了岸,然后一手提起装着鱼的桶,一只手牵着小女孩,不知是不是阳光的关系,他觉得他们离去的背影格外美好,此时的天空格外湛蓝,所有的一切都散发着温暖的味道。

  后来,梦醒了,他却觉得连闹钟都变得亲切,在这个美丽的清晨一点儿也不突兀,房间里的安静在此刻也是刚刚好的模样。

  他拉开窗帘,阳光恰好跑进房间的每个角落,他久违地伸了个懒腰,他平常忙得仿佛连伸懒腰也会被定义为浪费时间。

  我是不是应该把我自己晒晒太阳呢?

是的,心里有个声音轻轻地回答着他。

18级初教(13)班 肖雪

沉溺

茫茫夜色中,仰望天空,星星点点,夜色如水般温柔,静谧安宁,如他一般遥不可及。

 在我的心目中,他一直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星辰,他的周围都有一层光芒,那是一层令人敬而远之的光芒。

 一天下午我骑自行车走小路回家,发现了一个女孩坐在他的后座,他们是那么的开心,那么的喜悦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开朗又乐观的他,我连忙躲在角落墙壁后,不知等了多久,才缓缓起身,推着自行车回家。

 热物占据着眼眶,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唇,也不能阻挡它肆意地在脸上流淌着。眼前的事物模糊起来,看不清楚了。这时候天上的雨滴砸了下来,砸在我的衣服上,砸在我的脸上,是那么的无情。我拖着湿湿漉漉的衣服走进卧室,躺在木板上,身上的不适终究抵不过心头的疼痛,心口上不知被什么咬了一口,他,还会再回来吗?

 还没有沉溺多久,就在一阵头痛欲裂中,被争吵声吵醒。是爸爸回来了,我强撑着自己起来换一身干燥的衣服走出卧室。一个花瓶砸了过来,碎玻璃渣划过我的腿,血液透过那道口子喷涌出来。没有停止争吵,没有任何改变,这一切已经司空见惯,他们依旧争吵着。在妈妈的心里,爸爸的生活从来就没有我们,他的生活是自私的,他的心里只有画廊。

 战争又一次在爸爸贷款后彻底爆发,一顿歇斯底里的争吵后,妈妈受够了这一切,收拾好东西,与我交代一番后离开这个令她失望透顶的家。这个家早已支离破碎,经不住一点的风吹雨打,爸爸喝着闷酒没有说话,只有我记得那是我的十八岁生日。

 回到房间,我关上灯,任由着烛泪滴在我的手心里,眼里皆是闪烁跳动着的红光……窗外的夜流淌着,星星像芝麻一样撒在每个角落,不像月亮,柔和的光铺满整片天空。

 霎时,一粒石子划过天际,我在碧蓝又宁静的世界里沉溺……

18级初教(11)班 朱永欢

夏季来临,阳光燥热,蝉鸣声声响起,扰人清梦,无非是想用它们的方式来告诉人们,夏天是它们的舞台。

 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树林里传来吱吱不休的蝉鸣,让人不禁产生烦躁感,心想着夏天快点过去,蝉儿快点离开。花开花落,蝉鸣蝉灭,世间万物都遵循着自然规律。

 蝉,用生命在歌唱的蝉,一蝉起,万蝉鸣,鸣声如同排山倒海之势压来,人心为之振奋!大地为之颤抖!蝉,渺小又伟大的生命,还未鸣叫的时候在泥土中坚强地生存着,只为破土而出的那一次鸣叫。唐代有一人曾经以蝉为喻,做了一首诗:“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。”蝉声之所以能传到千里外,是因为蝉位于高树上,而不是依靠秋风而立。

 今年夏季来得有点早,却一改之前的炎热,反而多了一份烦躁。如今我竟莫名地怀念从前的夏至。窗外传来一阵阵雨声,天空出现一道道闪电,雨越下越大,雨声越来越大,逐渐掩盖了蝉鸣声,不知道是蝉飞走了还是原本脆落的生命在此时消逝了。可我并不替蝉感到遗憾,只因为它为生活所带来事情而感到遗憾。是或许这只蝉的停止,预示着下一个夏季它们的到来,一只蝉的蝉鸣可能会被盖过,但是如果是成十,成百,甚至上千的蝉声又怎么会被盖过呢!

 秋天还未到,便有不少蝉的生命已然消失了,在有限的生命里无止境地高歌,用不一样的方法向我们展示生命的美,它们将自己的生命从始至终献给了夏天。“短暂也美丽,亦能成为永恒。”

 短暂的生命却毫不逊色地绽放出华丽的光彩,我们又何尝不可呢!蝉的一生只为了最后的一瞬,与其在过去和未来之间徘徊,倒不如把人生辛苦耕耘,等待未来的来临,收获硕果,在人生的舞台上绽放光彩。

18级学中(3)班 王屿

霖,以前不叫霖,叫子叶,子叶是她妈妈随意起的,后来只觉得无寓意,便换了。霖,霖的释义是久下不停的雨。《左传·隐九年》写道:“春王正月,大雨霖以震,书始也。凡雨自三日以往为霖。”引申义为恩泽。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就想起“久旱逢甘霖”,我想,她会不会是我的甘霖呢?古人把“久旱逢甘雨、他乡遇故知、洞房花烛夜、金榜题名时”称为人生四大喜事。看来古人还是比较容易满足的。

 霖内向,不善于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思绪情感。她的作文异常好,经常被老师表扬,可她不喜欢给别人看。霖多愁善感,比起自己她更在乎别人的感受。霖安静,对不熟的人沉默寡言。

 初三时,我和她分到一个班。那个时候,我很惊异,我居然和她分到了一个班。初一初二时,只在校排名榜的第一位见到过她的名字,只在别人的口中听说过她,我们没过多交流,彼此不了解。第一次和她打招呼:“你好,同学,以后的学习生活希望我们多多交流,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玩儿。”她只是礼貌地点头回应,嘴角似乎上扬了一丝弧度。

 上个学期,霖坐在我后面,我不懂的问题会经常去问她,她也不会觉得是浪费时间,总是耐心地教我,这倒不像一些人,经常吝啬自己的知识。偶尔我会和她在晚饭后去操场散步,路旁树林时而飞出几只归途的鸟儿,红白相间的跑道、绿茵茵的草坪和泛着红晕的天空,“落霞与孤鹜齐飞”我不禁赞叹,这是我和霖的青春啊!跟她谈论老师、交流问题、互相倾诉着自己的烦恼,做彼此的知己,足矣。

 一次作文比赛中,霖拿了奖。课上,老师使劲表扬她,说大家可以多向她学习。我也为之高兴,转过头看向她,见她无丝毫喜悦,似带谦虚,又似忧愁。问她的作文看,她也沉默,是否定之意。我纳闷,难道她的作文见不得人么?也许她只是把想说的寄托到作文中去了罢,于是不善言辞就有缘由了。

 霖多愁善感。秋天,叶子变成黄黄的,纷纷落下,霖对我说:“琴,你说时间里的事物是不是不会一直在,你看,叶落了,一去不复返。”我说:“有些会永存啊,就像我和你的友谊,叶子会在来年春天长出来,它还会再有的。”“也对,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”她说。

 心思细腻的她会把平日中的事儿想得复杂。同学对她的眼色不对,她就会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;路上认识的人没和她打招呼,她就会觉得别人疏远了她……我啊,就会跟她说,可能别人心情不好,可能别人近视,今天却没带眼镜,看不清……

 有的时候和她打趣道:“霖,你的名字真好听,你就是我的甘霖啊!”“少贫嘴,要喝水自己去买。”她总是这样回答,在欢笑中,在互相追逐中。娱乐的时间是很少的,我们倍加珍惜,毕竟还要消灭作业怪这玩意儿。在我面前她总是放得开来,在别人面前却是拘谨的。

 讲真的,霖真的是我的甘霖,是我久旱后的清爽,是我孤独后的安慰。感谢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让我心间持续流着汩汩清泉,让我的内心得以纯洁无瑕。

 时间如白驹过隙,岁月也弄人,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,走在不同的路上却并未完全分道扬镳。偶尔的一两通电话,诉说自己的难处,可以在受委屈的时候号啕大哭。和她讲话,少了一份拘谨,却像是认识了很多很多年的朋友。

 她说,她想考上北京师范大学,成为教学书中的一名编辑或是大学老师。而我,只想安安稳稳过完一生,不求风风光光,但求平平淡淡,以后教教小孩子,幸福满足。

 在我有生之年,遇到了霖,与她成为知己,足矣。轻唤声“霖”,也好。

 三生有幸,未来可期。

18级英教班 此木

路与人非

我知道我们一直都在等待,晴天、雨天,如果天气很热就喜欢阴天,是那种干燥的空气中夹杂着六月槐味道的模样,有风,有人群。时间的纬度跨过那些日夜的心心念念,可能曾经的那些信誓旦旦都只是不再回来了吧?

 他是我小一个月的表弟,我是四月的孩子,而他在五月天出生。我一直认为,那是任何人说起来都会嘴角不自觉上扬的一个月份了吧,四月的花朗鸟鸣,五月的晴霁风雨。我们注定会成为至亲之人。

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一直都有要求自己十点之前睡着的习惯。但也有几个怎么也睡不着的晚上,一是天气热,室友洗澡、洗衣服、扯扯淡忙忙碌碌便到第二天早上。二是在于心里的感受,这也是最直接的原因了吧。寝室设了床帘,蚊子相对来说要少一些,可还是会有一些有自己独特想法的,它们钻到我的床帘里面来咬我。这让我更是气愤,有时候迷迷糊糊地半醒着抓痒,就这样辗转反侧和室友们一起熬夜。

 有次在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同样睡不着觉,这倒不是因为上面说的原因了,是因为心里的那份期盼和等待。很心安理得地允许自己晚睡,和同一个宿舍里的人津津有味地讨论着放假有什么打算。手机半亮着,我一贯地假躺在床上。熟悉的叮咚声在耳边响起,习惯性打开社交软件。是表弟,突然发现已经有很多条未读信息,每一句早安,晚安按时地在每天的开始和结束送达。我们每个人都会在某个时候对身边的人很苛刻,对自己很苛刻,就像每天的早安,晚安。准时,同一个人。或许这就是我很久都不回复他的原因吧,心里知道被人惦记着,只是因为不想让他成为习惯,到最后惦记亲人也成为了一种负担。

 他在城市长大,但每年都会回老家避暑。所以我们从小玩到大。后来各自离开家读书,见面的时间便越来越少,那种海阔天空,古今中外的酣畅淋漓早已停留在记忆里了。也正是因为我们都在慢慢长大,再也不能够重新拾起当时的感受。就好像我们都吃过的亏,轻易地答应别人,从没有避免结束的开始,每一个人都注定会明白失去的意义。

 放假最好的旅行就是回家。从三月份到现在的六月份,记得那一次我足足三个月没有回家。头一天晚上便急匆匆地收拾好东西准备一下课就飞奔回家。搭了班车,半路一辆三轮车从马路旁开了出来,班车颠簸了一下。三轮车停了下来,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大爷。穿着工作服,面色黝黑。司机立马对着他破口大骂。车上的人都责怪大爷,各有各的说辞。我是一个不太有正义感的人,最多在心里为大爷隐隐难受罢了。我们都没有能力选择自己该要接受什么,而是努力让自己去适应什么。

 如果你现在六十岁,你会说你的人生似乎已经走了很远一段路了。但如果你现在只是十八岁,二十岁。那么,这段还不算太远的路,你又会怎么去走呢?那天晚上看了他的信息,想了很久,轻轻地按下了发送键。我和他是亲人,也是朋友。

17级初教(8)班 柚生

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招生热线:0796-8263702,邮箱:jasfzjc@126.com

版权所有:彩票平台

京ICP备15000288 号